iz子衿

【雷安abo】安迷修你等一下我们去领个证

1猛地想起自己还有一篇abo

2非常仓促,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看完想砸手机就砸吧,反正不是我的。

http://1920884928.lofter.com/post/1e8e5a37_109f670e前篇

能不能用我不知道w


人倒是追回来了,雷狮也很放肆地请所有人大吃大喝了一顿,全然忘记明天还有休业仪式这件事。

 

安迷修拖着醉醺醺的雷狮回家,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头。他实在不喜欢雷狮现在醉醺醺的样子,空气里漂浮着的酒气使他十分的不好受。

 

“安迷修。”

 

“嗯。”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个状况吗?”

 

安迷修愣了一下,一瞬间竟然有想逃跑的欲望,但把雷狮丢在这里实在不符合他的作风,何况现在雷狮还醉成了一滩烂泥。“你信不信我把你丢在这里跑了。”

 

“你不会的。”雷狮勾出一个得逞的笑,“就算你跑了我也照样能把你抓回来。”

 

“是是是。”安迷修表示有些时候真的拿雷狮没辙。

 

打开房门,把雷狮丢在床上,安迷修活动了一下长时间僵硬而格外疲劳的胫骨,下意识地躺上了雷狮的床。雷狮的手倒是很自然地环上安迷修的腰,关了灯睡觉。

 

安迷修发现自己睡不着。一天里发生的事情太多太乱,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已经是一滩浆糊,无法思考。

 

“安迷修。”

 

“嗯”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雷狮似乎是在说梦话,“你认为我知道了会强迫你做什么吗?”“安迷修,我们去领证吧。”

 

安迷修听到这句话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两个月,短短两个月他和雷狮谈了场算不上轰轰烈烈的恋爱。现在竟然是要去领证?倒不是说他不愿意,只是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安迷修没来得及消化。

 

“你要不愿意我也不会逼你。”雷狮搂着安迷修腰的手缩紧了几分,像是要把人搂紧心肝里化掉。

 

“只要你不后悔就行。”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是否是真的醒着,是否是说梦话,但被雷狮这么一说他竟然有了那么一丝安心。不久之后就昏沉沉地睡去,毕竟跑来跑去也不是一件省力的事。

 

第二天雷狮是被电话吵醒的,学生会地人拼命朝自己打电话,这才让雷狮猛然想起今天是休业仪式。似乎没准备演讲稿。雷狮这个学生会会长是出了名的随意,只怪第一才9岁第二太吓人第三整日不知所踪。

 

雷狮低头看了一下在自己怀里安然睡着的安迷修,给凯莉发了条短信:帮我拖着,我一会就到。

 

希望这个小骑士还没有忘记昨天答应自己的事情。

 

慢悠悠地把安迷修扯起来,给人一个早安吻,然后洗漱吃早饭打车去学校。一点都不像赶时间的人。

 

紫堂幻早就在校门口等着了,雷狮也不急,看着一脸:看你怎么办幸灾乐祸的安迷修,慢悠悠的牵起人的收亲了一下,然后不顾满脸通红的安迷修拿起话筒上台开始演讲。

 

“让你们久等了,如果你们谁有不服气可以来打一架。”平时暴躁的嘉德罗斯反而不急,学校会堂的网络很好,空调很凉快,所以他倒是悠闲的玩着游戏。学校这方面还是不错的,否则学校前十打起来可以拆了一个市。

 

接下来不出意料的随意,安迷修一脸汗颜地看着旁边情绪高涨的学生,似乎知道雷狮整天吃吃玩玩暴力行事还能稳坐学生会会长的原因了。安迷修不喜欢这样吵闹的环境,搞的和学校里某个叫跪舔萌的传销社团一样。

 

安迷修想起身离开,灯光却呼地打在他身上。被所有人目光聚集的感觉很不好。“各位,这样的演讲也许是最后一次,因为安迷修不喜欢。”

 

“还有安迷修你等一下,等演讲结束我们一起去领个证。”


【雷安】【卡埃】【瑞金】【凯柠】这创世神我不干了

1.私设创世神注意

2.ooc注意

3.纯属乱来注意

4.我是个神经病注意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创世神。虽然我看起来只有九岁,但是不准叫我九岁小孩。

 

事情是这样的。我偷偷跑出来参加那个狗屁凹凸大赛。原力技能?当然不需要。不不不你别误会。凹凸大赛这玩意才不是我想出来的,要叫也要搞一个美食大赛不是?

 

在我拒绝第12个童贩子,22个传销广告,32个怪蜀黍的勾搭之后,我看到了一个在和漂亮小姐姐尬聊的人。偶天哪大叔你快放开小姐姐!让我来!

 

于是我三步一招手五步一回头地跑了过去。如果忽略中间踩到鞋带摔跤的话还是很顺利的。

 

小姐姐叫艾比,应该和我。。。。。wtf?!这个呆毛是抹了多少发胶?!可以和刚刚勾搭小姐姐的怪蜀黍有的一比。

 

于是我莫名其妙地被小姐姐以骑士要帮助弱小的理由扔给了怪蜀黍。怪蜀黍告诉我他叫安迷修,希望我叫他最后的骑士。

 

“你的马呢?”“看吧,果然没有马。”我看到大叔的脸黑了。所以说大叔就是一个黄蓝打call棒最后骑士没马尬聊恶心帅。

 

再被带回去的路上,安迷修搭讪了21个小姐姐被拒绝21次,我帮忙原场22次。哦,你说还有一次,还有一次安迷修把男的认成了女的。然而我发现安迷修在搭讪男孩子的时候一点都不尬,安迷修你是不是一个给?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证实了。再回去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群自称海盗却,没有船的人,他们分别是:有甜点带着绿帽的小哥哥【偶凑他的甜点可好吃了】,一头金毛的乖狗狗熊孩子的好伙伴【偶凑他的毛可软了】,看起来就很不友好的奇怪大叔【他的头发是薯条吗可以吃吗?】以及安迷修对象雷狮【偶凑他的身上有烤串的味道】。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肯定雷狮就是安迷修对象,因为这个团里一对给一个未成年。卡米尔哥哥可好了,只不过为什么他要捂我眼睛?

 

他们两个人的称呼也特别的给里给气。雷狮“安没马安没马安没马”安迷修“雷没船雷没船雷没船”偶凑你们连情侣昵称都想好了快去民政局结婚吧,顺便把qq情侣空间给开了。

 

然后安迷修理所应当的去了蕾丝海盗团的基地,你一开始就是计划好的吧安迷修!然后。。。。。

 

“安迷修我饿了。”

“肉在冰箱第三层”

“安迷修我的甜点呢”

“冰箱第一层,少吃点一会开饭了。”

“安迷修我的袜子呢”

“洗了在外面晒着呢”

“安迷修。。。”

“雷狮你给我滚”

真是贤妻良母。不过安迷修你这么一脸随意地混在海盗团里面真的好吗?

 

创世神当然是有事情干的。我当然没有看那又臭又长和三年高考一样的规则,到时候看哪条不爽改掉就是了。

 

于是我和卡米尔哥哥一起去甜点屋,中途卡米尔哥哥看到一个和艾比小姐姐头上的呆毛很像的人就冲了出去。没关系,有吃就行。然后我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知道吃完了整个甜品屋的甜点,天都黑了,卡米尔哥哥都没回来。

 

然后我看到雷狮和安迷修走过去了。“诶安迷修你看那好像你前几天捡回来的小鬼。”小鬼你个大头鬼谁是小鬼了。“啊。。。是的。”“我们家孩子好像和卡米尔出去了所以绝对不是。”然后说完雷狮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草你一定是故意的。“什么是我们家?!恶党你是想打架是吧?”然后他们真就打了起来,中途雷狮揪过安迷修领带亲了一口,然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Woc?注意一下这里还有个孩子!

 

所以说安迷修你果然是个给!

 

这不是最重要的,据蛋妮儿所说,凹凸大赛有无限可能性。之后几天我看见了凯莉姐姐,他带我看了:面瘫傲娇和天然呆的生死绝恋,弟控紫堂陆,卡米尔哥哥和呆毛男不得不说的故事,海盗团里的一对gay,今天安迷修也很自然地混在海盗团里,还有凯莉姐姐你不要掩饰了你和安莉洁姐姐肯定有一腿。

 

去他丫的凹凸大赛,干脆叫搞基大赛好了哦。

 

然后有一天我遇到了嘉德罗斯,同样是九岁为什么身高相差这么大!还有你们队是叫红绿灯吗?!然后红灯告诉我,嘉德罗斯长这么高是因为偷喝了格瑞的牛奶。

 

于是我就去找格瑞要牛奶,一打开门,格瑞和金以奇怪的姿势纠缠在沙发上。我幼小的心灵甭说受到多大的伤害了。于是我立马拍了张照再关上门,把照片卖给了凯莉姐姐然后去买了牛奶。

 

我看玩得差不多了我也就回去找雷狮和安迷修了。

 

在我再次拒绝第12个童贩子,22个传销广告,32个怪蜀黍的勾搭之后,我看到安迷修在和小姐姐尬聊。等等雷狮还在后面呢放开那个小姐姐让我来。不对着场面怎么这么眼熟。

 

为了搞事啊不拯救小姐姐,我走到安迷修的身边,喊了一声:“妈。”我看到安迷修的笑容渐渐凝固,小姐姐的笑容愈发奇妙。然后雷狮远远给我做口型:小子干得好今晚爸爸带你撸串。

 

结果我没想到,安迷修和雷狮开始秀恩爱,秀着秀着打起来,啊不,他们秀恩爱的方式就是打架。

 

然后我被安迷修扯回去了。啊等等安迷修我还没有去撸串呢!我们不去蕾丝海盗团啊不雷狮海盗团的基地我们住哪里啊。

 

话说回来也是可怕,安迷修带我去了游乐园,然后花了上万积分包下了旋转木马。一边转一遍碎碎叨叨:我和你说雷狮那个人啊balabalabala知不知道喝啤酒对身体不好balabalabala欺负弱小多么不好balabalabala我瞎为什么会看上这种人balabalabala。安迷修有话好好说把旋转木马停下我转晕了。

 

我就不懂了你们小情侣有话好好说扯着无辜路人倒什么苦水。

 

后来有一天我陪着雷狮去撸串,他一边喝酒一遍和我说:我和你说安迷修那个傻叉balabalabala,不知道这种人怎么到第五的balabalabala,好好的去糟蹋什么小姑娘balabalabala,我怎么会看上这种人balabalabala。雷狮你有话好好说把锤子放下。

 

我就不懂了你们小情侣有话好好说扯着无辜路人倒什么苦水。

 

我给你们又当儿子又当妈的我容易吗。

 

我觉得卡米尔哥哥夹在在他们之间真辛苦。我觉得当创世神真辛苦,我怎么知道我会创造出来这么多给里给气的世界。

 

这创世神我不干了。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ooc会有

2·恶魔雷x骑士安

3·虽然安哥是骑士但他还是没有马

4·上一句是屁话

接受以上我们开始


1. 我看到人们狂妄的大笑着,议论着,冷眼看着曾经的救世主被送上刑台。

 

无知的神父大声朗读着莫须有的罪名,质问你的行为。

 

可你在笑,笑的那样平静。

 

真是群被宠坏的孩子。这就是你要保护的人吗?安迷修。

 

我的人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们来议论,我的人所做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们来指问。

 

他们以为是谁在庇护他们。台上那个懦弱无能的神父吗?

 

他们认为你死了以后,还会有这样的生活吗?

 

他们若是伤你一点,这样的罪名就足以让他们碎尸万段。

 

你看着我的出现。

 

竟然一点都不惊讶呢。

 

你笑着看着我,眼神里是捉摸不透的情绪。

 

带我走。

 

你是这么说的。

 

乐意至极。我的小骑士。

 

 

2

安迷修在正式成为骑士之前是见过雷狮的,不过他大概也是不记得了罢。不过据他所言,梦里小孩的面容早已模糊,不过使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双魅惑人心的紫色眼睛。

 

安迷修觉得他在那时候就应该想到的,只不过年幼懵懂,错过了消灭恶党的好时机,倒是现在反而下不去手。

 

说起来是骑士,最后竟然沦落到被恶魔保护,真是可笑至极。

 

3

 

再次见到雷狮的时候安迷修已经19岁了,算是个妇孺皆知的好人,明天就是加冕仪式。

 

半夜里窗不知是否是被风吹开,暗夜中蛊惑人心的眸子注视着潜眠的骑士。

 

骑士从潜眠里醒来,带有水雾的绿色眸子像是一汪绿水,硬是把躲在暗处的恶魔吸了进去。

 

夜里的风吹过,骑士和恶魔相视无言。

 

恶魔发现骑士柔和而平静地笑着,就像很久很久以后被众人抛弃的那一天。但他没有发现自己的嘴角也在上扬着。眼里尽是狂妄与不经意察觉的温柔。

 

窗被猛地关上,骑士看着远处坐在屋顶上的恶魔,缓缓做出一个口型。

 

雷狮,欢迎回来。

 

骑士这次没有讨伐恶魔。

 

之后的有一天,恶魔问起骑士是如何认出他的。骑士笑着盯着他的眼睛,没有回答。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4

 

第二天的仪式照常进行者。那些平时来阻挠的恶魔杂碎全都避而远之。人们权当是惧怕骑士的能力。

 

恶魔透过教堂的彩色玻璃窗,看着骑士好看的侧脸,阳光透过玻璃穿过,慢悠悠地撒在骑士褐色的头发上,银白色的铠甲显得格外神圣。

 

年轻的骑士了然的看着恶魔,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恶魔感觉看到了真神。神圣、优雅、不可侵犯。美的像甘甜的泉水,想让人去占有。

 

太纯净了。恶魔是这么想的。

 

好听的嗓音回荡在空旷的教堂之上,连神也为之倾倒。

 

I will be kind tothe weak. 
我会善待弱者 

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我会勇于面对强者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我会同所有错误的行为作斗争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 
我会为不能战斗的人而战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会帮助所有向我寻求帮助的人 

I will harm no woman
我不会伤害女性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我会帮助我的骑士兄弟们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我会真诚对待我的朋友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会对爱忠贞不渝

 

I will be faithfulin love
我会对爱忠贞不渝

 

恶魔看着骑士跪在柔软的垫子上,吐出这么一句话。恶魔发现他突然有点嫉妒。

 

5

后来,恶魔和骑士就此别过。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我的剑放在这里。我将牢记 谦卑,怜悯,公正,荣誉,牺牲,英勇,灵性,诚实的美德。我将奉献我的灵魂和我的生命在公平之神的脚下。我的血将伴随着荣誉洒在战场上。我的剑放在这里,神祝福它永远锋利。除非它的主人低头,它将永不折断。”骑士对着高高在上的皇族不慌不忙地宣告着,“我将提着恶魔的头颅凯旋而归。”

 

骑士的任务是杀死恶魔。

 

所以当他们再次相见,已经是在战场上。

 

杂碎的小恶魔慌忙地避开骑士的刀剑,固执地不进行攻击。骑士站在恶魔之间,银白色的铠甲绽放着光辉;骑士的身上沾满了血,却没有任何一滴是他的。他看着其他的人倒下,看着同伴的剑从手中飞出,看着同伴满身浴血。

 

骑士杀红了眼。

 

骑士看着恶魔慢悠悠地飞下来,飞到自己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眼球里布满血丝的骑士。

 

“森林里的屠杀吗?这倒是很不错。”恶魔挑起骑士的下巴,慵懒而磁性的声音,唤醒了骑士被死亡模糊的双眼,“看来你还在坚守着你无聊的骑士道。”

 

“雷狮,我不想杀你。”

 

“可我就是你的目标。”

 

6

 

骑士的刀架在了恶魔的脖子上。

 

“你还有什么遗言,我帮你带上。”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 
我会善待弱者 

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我会勇于面对强者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我会同所有错误的行为作斗争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 
我会为不能战斗的人而战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会帮助所有向我寻求帮助的人 

I will harm no woman
我不会伤害女性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我会帮助我的骑士兄弟们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我会真诚对待我的朋友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会对爱忠贞不渝   ”

 

恶魔脱口而出的是骑士道宣言。

“I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会对爱忠贞不渝”

 

“安迷修。”恶魔在骑士的嘴上轻巧地啄了一下,然后迅速离开。

 

骑士忘记了拿剑,恶魔得偿所愿。

 

7

骑士没有拿下恶魔的头颅。

 

恶魔也没有就此离开。

 

骑士不再是骑士。

 

恶魔任然是恶魔。

 

骑士被判了刑。

 

恶魔去把骑士救下。

 

8

恶魔搂紧了怀中的骑士。在这几天里,骑士瘦了不少。

 

自己落到如此地步却还要保护这些渣滓。

 

之后的一切都无所谓了,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9

“I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会对爱忠贞不渝”

end

不管怎么说还是感谢你看完这个又臭又长的文章,不得不说,在这方面我还真的是没辙。第一次写中世纪的文章,对骑士道也没什么深入的研究然后自然而然的ooc。orz真是悲伤。

如果你看完之后想砸手机或者砸电脑,那就砸吧,反正不是我的。

然后标题纯属装逼

其实本人非常不正经。【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我是听英语单词写文的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还是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所以说要相信奇迹会发生

1、强行灌鸡汤

2、反正我是觉得ooc严重

3、角色死亡但是是小甜饼!

没问题我们开始

 

安迷修在我认识的所有死神中算是所有死神中最不像死神的死神。不光只是他的武器,好吧所有被他勾回来的灵魂,都不约而同地问一句话:死神先生,这是打call棒吗?这个我们不提也罢。

 

所有死神都没有生前的记忆,而他有;所有死神都穿着黑袍子,他偏偏拿到第一天就把袍子染白了还剪短了硬生生地成了个小披肩。然后喊着请叫我我最后的骑士举着他的打call棒啊不武器满地狱地找马。

 

听说他还给自己的武器取了个名字,叫冷热流。

 

其实,在安迷修刚上任死神这个位置不久,发生了一件还算是有趣的事情。如果没有什么特别急的事情的话,不妨停下来听我说一说吧。

 

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啊,安迷修刚上任死神不久,差不多是第一天吧,他被指派去勾一个年轻人的灵魂。

 

他戴着那与众不同的袍子。真不知道师傅为什么如此偏爱他。老是有死神这么说,当然我没有。你说什么?已经不能叫袍子了,那我们就叫他披肩吧。

 

举起冷热流,然后轻巧而没有痛楚地勾起人的灵魂。“第5201314号······雷···狮。”不得不说,这号码还挺尴尬的。“哟?本大爷这是死了?”“为什么死神的袍子不是黑色的?”“诶这是打call棒吗?”“轻飘飘地还蛮好玩的麻!”“喂?死神?”

 

雷狮对自己的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惊讶,反而对安迷修产生了不一样的好奇。硬生生地把即将脱口而出安慰的话语赌在了喉咙中。“你···不惊讶吗?”

 

“死神,你有名字吗?”这个顽劣的年轻人并没有回答安迷修的问题,反而无厘头地这么来了一句。

 

“死神是没有名字的。”我不知道安迷修为什么这么回答,我们死神当然是有名字的,只不过太久无人提起,已经埋没在了死亡之中,亦或者是被那些逝去的灵魂带走了罢。这些都不重要啦,我们继续讲下去吧。

 

“你问我惊讶?”雷狮饶有趣味地看着自己淡化的双脚“是挺惊讶的,死相真难看。”

 

“我这种人,早已做好了死亡的觉悟。就算死了 ,又怎么样?所有人围在我的身边,准确来说是我的尸体身边。拿出手机拍照,发论坛,和人感叹着。淡漠的脸色里没有一丝为一个人死亡而感到惊慌。然后叽叽喳喳地讨论着。”雷狮眼睛不知道再看什么地方,

 

“凹凸大赛第五就这么死掉了。”安迷修突然听到路人是这么说的。

 

“诺,就象这样。”雷狮耸耸肩,似乎说的不是自己一样。

 

“你不相信奇迹吗?”安迷修这么问他。这已经是安迷修今天最后一份灵魂了,他当然也不急着收取,之后他就会有一天的假期。

 

“奇迹?”雷狮突然就冷淡了下来,“奇迹从来就没有从我身边发生过,无论是在他被回收的时候,还是我看着冰冷的墓碑呼唤着他的名字,反复说着我爱你这种肉麻的话的时候,他都没有回我任何一句。”“也许吧,我这种人,就不值得奇迹为我发生。”

 

“歪?师傅?”安迷修突然接收到一个电话,手机上还挂着一个锤子挂件。听他说是叫什么雷神之锤

 

“好啦!那么奇迹从现在开始就眷顾你啦!”安迷修很愉快地这么说着,“因为故障,所以你现在可以回去啦!”“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一定要是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哦!一定要平平安安地活下去,一定!”

 

“死神,你刚刚说我是几号?”我实在是搞不懂雷狮的脑回路,总是问这种无厘头的问题。

 

“5201314”安迷修在一会之后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

 

“嗯,我也爱你。”

 

不等安迷修开口说什么,雷狮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安迷修在那以后经常偷偷去看雷狮,我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生前到底有什么牵绊。也许他们两个认识,啊,还是关系很好的那种。我想雷狮肯定认出来安迷修了,他那个声音还有自称方式可是很好认出来的。不过看到安迷修经常笑出来我也放心了。

 

“恶党。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哦。”

 

“大哥,怎么了。”“没事,就是最近老感觉后面有人盯着我看。”

 

故事并没有因此而告一段落。

 

很久很久以后,安迷修有了一个叫雷狮的,很不像死神的死神搭档。

 

看到他们能笑出来真是太好了。

 

你问我是谁?

 

我就是安迷修师傅啊。


所以说你们还不如不逃婚。

 

雷狮是a市某个企业老板的三儿子,是个alpha。

 

安迷修是a市某个企业老板捡来的徒弟,是个omega。

 

然后在两人见过面并且认识,但不知到订婚的人名字的情况下,两位热衷于搞事,啊不为孩子的未来着想的家长给订了婚。真是喜闻乐见。

 

于是安迷修决定逃跑,大清早开着师傅的车往t市跑,据说是因为那边有很多马。雷狮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了现场开了婚车就跑,往t市跑。据说是因为那边有很多船。

 

搞事啊不策划人员也不着急,开始喝茶聊人生。“安迷修这孩子脾气有点暴。”“好巧雷狮也是。”“我和你说安迷修小时候balabalabala”“对对雷狮也是balabalabala”“现在的孩子啊一个个balabalabala”“对对对就像那个谁谁谁家的谁谁谁balabalabala”然后得出结论:啊呀知己啊,人不用追了合作愉快。

 

孩子真的是亲生的吗?好像不是。

 

然而雷狮开着一辆婚车在高速上飙,车顶扎着个小旗子,上面写着自家公司产品广告。后面还扎个大红花、。安迷修开着自家师傅的车,车顶还扎着个小旗子上面写着各种自家公司产品广告,后头扎着朵大红花。

 

过收费站的时候,两车一前一后,收费站的小姑娘可漂亮,安迷修刚想出手撩妹,然后人家小姑娘一句:您和前面那位是一对吗?哎呀真好啊。

 

好个毛线。好你个球球。好你个仙人板板。没看到这里逃婚吗。我这一锤子下去你有可能会死。

 

然后,两辆车很愉快地撞在了一起。然后一脸懵逼的在警察局见面。其实并不是修车的问题,两人一见面就想打架。然后被一脸和善的民警叔叔劝下来,在警察局喝茶。

 

反正也没地方去。雷狮是这么认为的。然后扯住了想去找马的安迷修在4s店旁边【隔了好几千米算是旁边?】的地摊撸串。

 

“安迷修,我看你头上那根毛好像可以脱离地心引力。”雷狮拿起一瓶啤酒,然后用一种在安迷修看来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那根不屈服于地心引力的头发。 “恶党你要干什么,车的事你要付一半的责任,不会你怀恨在心想报复我吧。”安迷修拿着一根烤翅,含糊不清地说着。“把头凑过来,本大爷看看可不可以撬啤酒。”“恶党你是要搞事情吧。”

 

在地摊众人惊奇的眼神下,两个人又打了起来。

 

“所以我说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好吗。”城管笑眯眯地给地摊摊主算损失费,恨不得一账单地糊在躺在病床上的两个人,“小两口子有话好好说,能动口别动手,干嘛给警察叔叔添这么多麻烦呢?”

 

“警察同志。。。”“嗯?怎么了?”“我和他这辈子都不会同住屋檐下。”“两个人好好讲讲,大不了分手,干嘛要这样老死不相往来呢?”警察叔叔你到底误会了什么。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善心试图凑合两人的警察叔叔,然后又打发走了善心凑合两人的护士姐姐,哄走了善心凑合两人的路人小朋友,安迷修累瘫的躺回了病床。

 

“所以说,恶党你大清早开婚车发什么神经。”安迷修揉着眉心,“为什么会把我和你放在一个房间里。收敛收敛你的气息,我算还是个omega。”

 

“你没资格说我,你不照样开个婚车到处跑。”

 

“难不成你在逃婚?”安迷修不知从哪来了兴趣,“对方是怎样的小姐?”

 

“你就这么巴不得我娶别人?”雷狮稍微收敛收敛气息,咬着护士不知从哪里送来的水果。

 

“娶了别人好别来烦我。”安迷修显然没有注意到身旁的alpha笑容一顿。

 

“是吗?你也是逃婚吧。”雷狮似乎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照样吊儿郎当。

 

“啊。是啊,对方是雷氏集团的三少爷。也不知道师傅怎么想的。”安迷修随手拿起床边的杂志翻看。

 

“你是安氏集团老总徒弟?”雷狮干脆扔掉了手中的的果核,翻身到了安迷修床边,盯着安迷修极为好看的侧颜。

 

“恶党你干嘛。”安迷修往窗边挪了挪,试图摆开雷狮这越发浓郁的alpha气息。

 

“我告诉你,我就是雷氏集团三少爷。”老爹还真懂我口味。雷狮这么想着,然后毫不犹豫地把愣神安迷修搂紧怀里,“还有一句话,你给我听好了。”

 

“安迷修,我爱你。”

 

雷狮老爹和安迷修师傅在看着雷狮搂着修回来的反应无比激烈。

 

“徒弟,你堕落了。”

 

“老友,你赌输了。”

 

“好吧,这顿饭我请。”

 

用卡米尔的话来讲:所以说你们还不如不逃婚。【我只能一个月后才吃到蛋糕】


所以说大哥你这样是撩不到安迷修的

1.脑残产物

2.ooc严重

3.卡米尔视角

4.纯属搞笑

没问题我们开始

-----------------------------------------------------------------------------

 

我是卡米尔。我有一个看似非常牛逼却不知道怎么追人的大哥。对不起大哥我不该怀疑你。大哥都是对的。

 

原因是这样的。

 

我大哥雷狮是凹凸大赛第四,【社会你雷总,人帅话也多】和大赛第五安迷修打着打着日久生情。

 

我知道这很狗血但这就是发生了。

 

于是大哥理所应当地叫我帮他追安迷修。

 

按套路来讲,就是吃个饭、表个白、牵牵小手亲个嘴。

 

但是我大哥他不走套路。

 

别人的爱心便当色香味俱全,我大哥往里头拼命撒胡椒粉。别人带喜欢的人去电影院看爱情片,我大哥带人看了全套的加勒比海盗。别人约会去高档餐厅,我大哥带人去了街边撸串。结果喝了个烂醉被人送回来。最后一步地告白我想也是没有完成 的。

 

于是为了大哥未来的幸福,我又制定了一套方案。

 

送个安迷修喜欢的东西再趁机告白。然后大哥他沉默了一下,去买了全套的小马宝莉。大哥我懂这不是你的错。

 

到游乐场的时候为了到底先坐海盗船还是旋转木马打了起来拆了一整个游乐场。两人打成重伤住进了同一家医院后还把医院的天花板吵掀开了。为了电视上放小马宝莉还是海贼王。

 

所以说,大哥你这样是追不到安迷修的。

 

但大哥是个有毅力的人,他天天带着我们躲在草丛里看安迷修刷怪。一连痴汉的样子。对不起大哥我不该这么说但这是事实。

 

然后我们从早上看到晚上,再从晚上跟到人家门口。我不信这么多天安迷修以大赛第五的实力还发现不了我们的踪迹。

 

大哥你快成功了。

 

然后大哥突然沉迷于一款叫凹凸世界的游戏,然后几乎成为宅男。他在游戏里和一个叫最后的骑士的帐号结婚做任务,然后成为一段佳话。然后开直播赚积分。

 

然后我们发现这比刷怪还有效,一群迷妹舔屏刷赞无伤亡积分还咻咻地往上涨。

 

这很狗血,但这就是发生了。

 

我怀疑我生活在一个狗血小说里【其实卡卡你没有错】

 

大哥终于想起他的那个结婚对象,然后在网上轰轰烈烈地来了一场恋爱。当然这是打架、做任务、直播、打架。大哥对恋爱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终于有一天,他们决定见面。

 

然后很尴尬很尴尬地看到了安迷修,然后大哥很自然地拿起我的甜点然后糊在了对方脸上。然后我带着懵逼的两个人很自然的找理由离场了。

 

让我们在这里为蛋糕默哀三秒。

 

当然我们不会这么轻易离开,我们用积分买了三把凳子,然后看那边的反应。

 

“woc安迷修你在网上很恶心。”大哥。。。这不是对暗恋的人正常表现。“恶党你也很恶心好么。”你们到底发生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了。。。

 

我十分心疼我逝去的蛋糕,但它现在糊在安迷修的脸上。

 

应该说是未来海盗团团长夫人的脸上。

 

虽然说大哥还是很神奇地泡到了安迷修。但是平心而论,大哥你这样是撩不到安迷修的。


【雷安】【瑞金】【卡埃】所以说在这个基佬的世界里是不存在玛丽苏女主的

1玛丽苏智障小学生文笔文章!

2这是一篇追求ooc的智障文章!

3玛丽苏!玛丽苏!玛丽苏!

4纯属搞笑!

没问题的话我们开始

-----------------------------------------------------------------------------

大家好,我叫:达拉崩巴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米娅莫拉苏娜丹妮谢莉红蒙达鲁克硫斯伯古比奇巴勒·王。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叫我王浩然。

 

我有一双引人怜爱的大眼,彩色的眸子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辉,雪白色的头发像落樱一样美丽,柔软的发质让所有人自愧不如【飘柔,你值得拥有

 

我在凹凸学院就学,这是全世界最好的学校,但是只招收成绩顶尖,智商高达200以上的学生【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不然就算你爹是天皇老子都无法进入这个学校。

 

这是我校的校草:雷狮。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霸王生发】包含着星空大海的双眼使学校所有女生都欲罢不能。同时,他又是雷王星三皇子,这样的身份让他更加灿烂夺目【防弹墨镜只要998!】。

 

他也是我的青梅竹马。【hhhhh写到这里就不行了雷总我错了】我们经常一起吃饭,参加聚会。

 

而感情就由此慢慢发酵。【揉面呢你

 

一次醉酒,我对他表了白,他只是轻轻摇头,说把我当妹妹【哈哈哈哈嗝雷总你就饶了我吧】。我的眼泪从彩虹般的眸子里掉下,化为七彩夺目的钻石,掉落在地上。【遂昌金库一日游,只要489!

 

就在这个时候,我命中的白马王子来到了我的身边。棕色的头发,绿得不真实的眼,让我一秒沦陷。【你错了安哥没有马】【呼伦贝尔大草原,当地牧民带你骑马飞奔,七天只要1999!

 

他缓缓牵起我的手:“美丽的小姐,你究竟为何哭泣?”然后他抽出双剑,指向雷狮。

 

“恶党,你又在欺负弱小了吗?”

 

Wtf?本小姐才不是弱小。不过为了为了我未来的幸福生活,我还是默认了。

 

然后···

 

然后···

 

我看到我的青梅竹马毫不忌讳众人的目光,扛起我的白马王子,在他腰上掐了一下,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 情系听力健康,缔造完美生活。凹凸助听器】说道:“这么有活力,腰不疼了?”

 

我从不强迫谁一定要爱上谁,可是这样心碎的感觉使我崩溃。我默默哭泣,上天似乎也同情我一般飘起了粉色的樱花【缔造良好婚礼氛围,凹凸婚礼策划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靓丽的身影与我擦身而过,上翘的金发,低垂的眸子。与我相同的悲伤。让我感觉见到了真爱。【告别单身,我主良缘。凹凸牵线策划

 

经过我的打听,这个少年叫金。来自一个贫寒家庭。幼年父母双亡,但有车有房,还有个年轻漂亮的姐姐。【凹凸骨科欢迎您

 

同样在追求他的还有艾比,她有一个帅气温柔体贴的弟弟【因为有个搞事的姐姐】,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他经常和我的青梅竹马的弟弟一起吃甜点。

 

我和艾比共同努力,最后却是艾比准备告白的时候。

 

我们发现···

 

发现···

 

发现金身边有了一个白色的男孩。男孩低垂着眼睑,常常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金很喜欢他。我为艾比感到遗憾,但我祝他们幸福。

 

早在这之前,我爱上了埃米,我和他一起吃甜点,【凹凸咖啡厅,营造良好的约会气氛】一起讨论学习。

 

我的长发与美貌的确也使埃米陶醉。但是···

 

但是···

 

但是···

 

在期末的前一天,他出柜了。

 

和我青梅竹马的弟弟卡米尔。

 

我再也抑制不住悲伤,脱下了19cm的高跟鞋【凹凸断码鞋店,你值得拥有】朝着大海跑去,扑进他的怀抱中。【凹凸游泳馆,感受如大海一般的气氛

 

---------------------------------End---------------------------------

啊忘了说了,我其实是凹凸学院广告系学生,腐女部成员。


【雷安】abo轻微瑞金(你们追个人有必要这样吗?)

11
“大哥,只有那个地方没有去过。”“哦?”安迷修胆子还挺大的。

“真是有趣~小骑士跑到了不该去的地方。真是有趣,你说是吧?安洁莉?”“恩。”震惊了!红月亮上坐着两个美人,竟然是因为这个!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知道了,不要告诉我你是那百分之一!

“那个斯巴达。。。不要抱着人家姐姐的腿。”路人:震惊!乐高保住路边美女,竟然是因为这个!不要告诉我你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要不要给卡米尔带份甜点呢。。。”“呆毛勾住了QAQ。”“老姐我来。。。斯'。。”
路人:震惊!某甜品店有两个问号和电风扇纠缠不清,竟然是因为这个!

“格瑞格瑞!我也要去!”“回家了。”“不要QAQ”路人:惊讶了!小帅哥和柱子玩起了捆绑play竟然是因为这个!路人,卒。路人2:惊讶了!杀马特美男抗40米原谅刀,竟然是为了这个!

“好狗狗。”“坏狗狗。”“乖狗狗。”“找到嫂子了吗?woc你干嘛!”路人2:震惊!某动物抗人狂奔,竟然是因为这个!

为何群魔出动?为何天上日月同辉?为何今日奇异不断?这到底是人性的毁灭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这期的凹凸头条!

———————————————我们看一看安迷修这边——————————————
“小兔子,要不要和我玩一下?”“叔叔我们不约。”安迷修面带汗颜,怎么一出来就被长着耳朵和尾巴卖萌的怪蜀黍搭讪,简直比雷狮还危险。

“别给你脸不要脸。”怪蜀黍(其实是鬼狐)拎起安迷修的衬衫领子,(似乎是)凶神恶煞地这么说着。

顶着毛茸茸的耳朵和一张可爱的脸,怎么看都像是在卖萌好吗?

“老子的人你也敢动?”

安迷修下意识地挣扎起来,挣脱了鬼狐的手。

“不是。导演说,作为劳模需要出来打个照面,演完这一幕我就可以领工资了。”

大兄弟你是认真的吗?

“雷狮,别看了。安迷修跑了。”鬼狐向街深处指了一指,“你家小骑士那个脾气会吃亏的。”

“用不着你说。”雷狮提着锤子就去追安迷修。

“诶卡米尔啊,我给你推荐一款甜点balabalabala。。。”职业推销啊不劳模鬼狐上线。

卡米尔默默拿出雷狮上次给的卡刷了,然后找一个地方开始吃甜点。反正雷狮会把追回来的,不是吗?鬼狐给的甜点不错啊。路人:震惊!怪蜀黍竟然如此欺骗一个孩童!

“卡米尔,老大进去了?”卡米尔吃掉最后一份甜点,慢悠悠地站起来,佩利和帕洛斯才姗姗来迟。佩利已经忍不住冲进去找人打一架了。“乖狗狗,乖狗狗。”

“你好像一点都不急。”

“急了也没用,追妻要自己来的。”来自卡米尔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帕洛斯感觉很有道理,于是牵着佩利的狗绳不对带着佩利走了。

给大哥一个忠告吧。卡米尔拿出手机,给雷狮发了条短信:安迷修在赌石场。

雷:你怎么知道。

卡:我看了剧本。

雷:。。。

难道只有我没有看过剧本?

雷狮在追人的同时又怀疑了人生。
———————————————————————————————————————
鬼狐:诶?我拿错剧本了?


【雷安】【轻微瑞金】你们抓个人需要这样吗

10
安迷修真的听雷狮的话,去医院检查了。只不过是在雷狮不知道的情况下。然而得出的结论使他瞬间崩溃。他向学校请了假,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雷狮狮想着安迷修可以出来,但无论是在饭点在他门口吃饭,还是怎么用他心爱的东西来威胁他,安迷修就愣是不出来。“安迷修,你给我把房门打开。”安迷修这次干脆理都不理雷狮,继续把头埋在双膝间。“安迷修,你出来。不然我就砸了这门。”怎么可能。门瞬间碎裂,木削飞溅,安迷修看着收起雷神之锤的雷狮,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安迷修。”眼前的alpha明显带有着怒气,“你tm告诉我,那医生到底和你说了什么?”“没什么。”“没什么你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
直接从窗户里翻出去,落在了花园柔软的草坪上。毕竟都是经历过凹凸大赛的人,安迷修的身手比起一般omega好上很多。雷狮霎时间就懵逼了,他想到过很多情况,可就是没想过,安迷修会跳窗。“卡米尔。”雷狮拨通了电话,“带上佩利和帕洛斯,找人把安迷修给我抓回来。”“诶?安迷修跑了。真是有趣。”凯莉摇晃着双腿,“安洁莉,我们也去吧,你觉得安米修会在哪里呢?”凯莉揣着卡米尔在群里发的信息,坐在星月刃上笑眯眯地问着安洁莉。“格瑞格瑞!听说安迷修跑了,雷狮很着急呢。”“恩。”“如果我跑了,格瑞会不会很着急呢。”“笨蛋。”让你逃跑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于是在卡米尔的请求下金拉着格瑞去凑热闹了。“诶?金也去?那我也去。何况事成请客呢。”“姐,你就别凑热闹了。”“走啦走啦!”家有姐姐,不得安宁。“啊。。。。斯巴达,我们也去吧。”紫堂幻抱住一只斯巴达这么说到。
于是,抓捕(?)安迷修行动就开始了。路人表示这真是凹凸史上一件奇事。围观的一片一片。先是看到某个恶心帅拿着一黄一蓝两把剑拼命地跑,还以为偷了博物馆什么文物。然后又看到天上有一个粉色的月亮,准确来说上面还坐着一个人。白毛杀马特扛着40烈斩带着一个玩着箭头的金毛小帅哥。一个黑毛扛着一个巨大的锤子到处跑。两个顶着巨大呆毛的不明人物在跟踪杀马特和金毛帅哥。一个帅气的小正太带着两个人在街上跑,其中一个还愉快的说着好狗狗乖狗狗之类的话。紫毛小帅哥带着三个类似乐高的东西在街上跑,真是一道美景。路人纷纷拿起手机,开始拍照直播。
然而安迷修在漫无目的地乱跑,遇到死胡同就翻墙,吓坏了院子里喂鸡的老奶奶。keke这不是重点。我们继续,哎哟雷狮你别踩我疼疼疼疼疼疼。“大哥,这边没有。”“老大这边也没有。”“嘛,这条街本小姐包了,有没有看到这个人啊~”路人惊恐地摇头:月亮上的是嫦娥姐姐嘛好可怕QAQ。“谢谢配合~"凯莉收起了安迷修的照片,“雷狮,这里没有。”“有没有看到过这个人。”格瑞把刀架在路人的脖子上。然后路人拼命摇头。“别担心,格瑞是好人啦~"把刀架在别人脖子上的好人我还第一次见,路人满脸的惊恐。“雷狮,这里没有安迷修。”“天使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姐。。。。”埃米表示是时候提醒一下自家姐姐注意形象了。“小斯巴达,没看到吗?”“没有吗。。。”“那个能抱一下嘛?”“好可爱!”“这是脸红了吗?”字堂就这么被路人围攻了。““看过吗。。。”“没有,但小姐姐可以合影吗?”“诶?”安洁莉被不断要求合影。
安迷修拼了全命地跑,一直跑,直到他跑到了一条街面前才停下。浑浊的空气里混着酒精和劣质香水的味道,安迷修咽下一口口水,眼下只有这个地方可以躲藏了。“喂,可爱的小兔子,我们玩一玩吗?”

【雷安】标题能吃吗ooc有

9
阳光洒在卧室之中,落下点点光斑。安迷修转了个身,想扳开雷狮那只不知罪恶搭在自己腰上的爪子。“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呗。”那只手的主人是这么说的。“九点了。。。”安迷修挣扎地想起床,却被雷狮干脆的扑在了床上。“就一会就一会。”干脆把脚都架上来了,整个人像八抓鱼一样,缠在安迷修身上。“算了。”安迷修重新躺下,一转头就看到雷狮安静的睡颜。“恶党睡觉还挺好看的嘛。。。啊,脸也好软。”安迷修饶有兴趣的捻着雷狮的脸,又开始玩雷狮的头发。转而又摸向嘴唇。“很软呢。”然后神使鬼差地亲了一下。“在干什么呢。”飘忽磁性的声音,“一大早这么欲·求不.满吗?或者。。。这是我的早安吻?”“爱怎么想怎么想。”安迷修别过头去,不理他,通红的耳尖已经出卖了主人的心理。真是可爱。雷狮默默地感叹了一句。“恶党。"“?”“可爱是形容女孩子的。”“噗。”雷狮并不想和他争论这样一个问题,默默地把人抱紧,贪婪地吸取着每一点拥有安迷修气息的空气。“安迷修,我对你的标记,好像淡了。”“嗯。”雷狮满怀恶意地舔了舔安迷修的耳垂,“怎么办呢。”“混蛋。”
雷狮坐在沙发上,看着安迷修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揉了揉头上的包,“斯。。。下手一点都不轻啊。”看着安迷修后颈的红印子,满意的一笑,“明明第一次是要求我这么做的呢。这样暴力是嫁不出去的,安迷修。”“混蛋,这不是。。。”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没有了声响。“有什么?”雷狮环住安迷修的腰,双手不安分地到处摸着。“把你的狗爪子放开,信不信今天中午没饭吃。”“要我不信呢。”安迷修想都没想过就是一锅铲,“那你就试试看。”
于是雷狮真的没饭吃了。“安迷修。。。”雷狮默默的看着安迷修在吃饭,然而自己却在这里可怜巴巴地看着。“没门。”“安迷修。”温热的气息洒在安迷修的而后,吓得安迷修一缩。“干。。。干嘛。。”“你这道吗,你现在这个表情,很诱人啊。你是在考验alpha的忍耐性吗?”“不就。。。不就吃饭吗。。。你。。。”“我更想吃你。”omega的气息一经过挑逗,开始显得慌乱。“啧。”雷狮亲吻安迷修的脸颊,稍微安抚一下躁动的气息。“我说过的,如果你不同意,我不会有什么过多的动作的。”
刚刚那一瞬间,是要发情了吧。真的是不经挑逗啊。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多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呢。。。。从一开始就用抑制剂,不停的想糊弄过去,抗拒这种性别。结果,到雷狮这里,都成了泡影,到底是为什么呢。安迷修无奈地笑笑。“安迷修,你要不要去医院。”“啊?”“你刚刚,像是下一秒就要发情的样子。”
“你多久没发情了。”“我从十六岁性别觉醒的那一刻开始,就在使用抑制剂。也就是说,除了性别觉醒,我就没有发情过。”“安迷修。。。你知不知道成年前使用抑制剂对你身体伤害多大!”“我。。。”“你知不知道这会打乱你的生理周期。”雷狮干脆把筷子都折成了两节。“为什么这么做,回答我,安迷修。”“我。。。”安迷修咬紧下唇,有意避开雷狮那灼人的目光,在强烈的alpha信息素的侵扰下,整个人突显出了omega的弱势。“别用你的身份压迫我。"安迷修前所未有地想要离开一个地方。“不管是什么原因,你不能。。。依赖我一下吗。”
--------------------------------------------------------------------------------------
这章有点水的感觉?大概就是讲了一下安哥的抑制剂使用年龄ummm,这里有个私设抑制剂使用过度会打乱omega生理周期,应该在下章会有讲到。